普京网站

首页 >> 新闻中心 >> 行业资讯

书店怎样实现与城市的连接?

发布时间:2019-8-12
作者:
来源:出版商务周报
阅读量:152

编者按:7月6日,以“创变空间未来智界”为主题的2019亚洲书店论坛在西安高新区盛大开幕。来自全亚洲的书店主理人、公共文化空间、出版社、行业代表等共聚西安,共同探讨未来书店行业发展新使命。

富有特色的主题书店,是一个城市的文化地标,更是城市文化建设中不可或缺的载体。让读者在书店的阅读转变为“悦读”,让逛书店成为时尚的生活方式,让主题设计语言诠释对生活的美好向往,这些都必须建立在从业者的美学素养、对潮流动向的预判,以及对消费者需求敏锐把握的基础上。将“文化”“生活方式”的概念,通过“主题”直观地体现出来,将书店打造成当地的文化地标,乃至引发共鸣的“文化品牌”,是一个城市、一个国家文化志趣和主张的重要呈现。

书店作为一种符号和实体,是人和城市精神的连接与延伸,那么如何来定义书店的无界?在言几又承办的2019亚洲书店论坛上,国内多位知名出版人、书店负责人针对书店与城市的连接提出了自己的看法,同时也大胆畅想了书店的媒介延伸与未来形态。

7月6日,2019亚洲书店论坛在西安开幕

用户需求是不变的坚守——言几又文化集团总裁、联合创始人 刘嘉

人们的消费行为正在被科技改变,这是不可逆转的,所以书店不管怎么转型,都要根植于用户需求。

言几又从来不认为书店仅仅是书店,因为书籍是文化载体,而文化是融入到每一个人血脉中的行为模式、思考模式,甚至是一些思维习惯和惯性,人们的衣食住行无一不包含着其所处的这个城市的文化。言又几认为,书店不仅仅是书店,更是一种文化空间。

这个空间里可呈现的东西很多,图书是一个比较小的市场,但这个比较小是指曾经和现在,并不代表它以后不会成为一个比较大的市场。

现在的家长越来越重视孩子阅读习惯的培养,当孩子长大后,阅读会成为他们生命中不可或缺的部分,而且,无论以何种方式阅读,读者对内容的需求永远存在。

虽然书店的面貌在不断变化,形态也在不断调整,但读者的需求并没有变化,这种需求是基于对文化、对体验的渴望。从这个层面上来看,书店的价值将一直存在。

书店的公共性和包容性——广州1200bookshop创始人 刘二囍

广州1200bookshop是一家24小时不打烊,且免费提供各种阅读服务的书店。

1200bookshop里设置了免费阅读区,除了免费的桌椅还有柠檬水,即便读者不产生任何消费也可以倒上一杯柠檬水在这里阅读。书店还设置了一个免费的小房间,提前申请即可免费入住。

提供免费空间反映了书店的公共性。这里的公共性有三个维度:第一个维度是可达性,即时间和空间可达。书店的包容性非常重要,越包容的书店,越包容的空间,越可以促成公共空间的产生。

第二个维度是功能性,即这个空间可以提供什么功能,书店的功能不完全是买书和看书。目前,理发店几乎已经成为书店的标配,等人、约会、考研、充电等都可以在书店发生,未来书店里也许还会有电影院、健身房等。

第三个维度是人情味,书店不仅有人文,更要有人情。人文是所有书店都在表达的,而人情是广州1200bookshop所特有的,这背后传达的也是一种包容性。

过去,人们可能更在乎在书店里阅读;如今,人们更在乎的是文化知识的传播和思想启蒙,书店可以成为美好生活的发生地,可以包含各种各样的东西。

书店怎样成为新兴的零售生态链环节?——上海世纪朵云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凌云

书店应该成为一种功能多元、业态复合的空间。简单讲,这样的空间其实就是一个书房、一个展厅、一个讲堂、一个会场,还是一个客厅,只有当所有功能都符合当下城市人的需求时,才能立足。

书店怎样成为新兴零售生态链的环节?首先,书店是一个平台,也许以前只是一个卖书的空间,但如今已经成为了文化活动的场所,成为了这个生态上的平台,上游和下游都可以连接到这个平台上。

其次,用户愿意到书店看一场演出,或者听一场知识分享会。书店在生态链中发挥着对上游合作伙伴的背书作用,这是文化企业品牌建设的成果。

最后,一般来讲,如果合作伙伴愿意在书店做一场知识分享活动,但书店不能有效招募到目标用户,那将是一场失败的活动,这也说明书店的用户管理是失败的。用户的活跃度、忠诚度等代表着书店的用户管理水平。

所以,不管文化和知识消费整体的生态链怎么变化,只要能够构建好平台,能够拥有好的品牌和足够多的忠实用户,那么,书店永远是整个生态链中的重要一环。

书店跨界时要坚持的原则——樊登书店创始人/CEO 吴宁

书店跨界要融而有界。所谓有界就是要拥有主导权。樊登书店一般都比较小,且以社区书店为主,一方面是因为我们的供应链体系还不完善,另一方面则是因为主导权的问题,店面比较小,跨界融合才好控制。

书店跨界要融而有主,即要知道书店融的是什么。樊登书店在线上有365个付费会员产品,从线上转化到线下之后,书店可以了解会员的意愿,并为其提供深度学习的机会和空间。所以,在融合时,书店以樊登读书的学习基因为主,具有自己的特色。

书店跨界要融而有用。樊登书店的服务对象不是所有人,而是一部分精准用户群体。我们的理念是线上要有知识,线下要有场景,场景里又要有深度应用,此外还要有一定的产品关联,实际上做的就是人、货、场的交互。

空间是书店的唯一优势——精典书店创始人 杨一

书店应该采用什么样的经营模式,才能有足够的收益,以支撑书店走得更长远,真正实现传承文化的作用?目前的图书零售市场规模约为800亿元,这对中国来讲是一块很小的产业,其中,新华书店占了一半,网络书店占了另一半的大部分,民营书店和独立书店的利润空间仅剩很小一部分。

在市场份额如此小的情况下,书店未来的盈利模式是什么?这个问题始终困扰着大部分书店人。但我们知道,空间是书店最后的动力,而人是空间的动物,我们一定要坚守这个空间。

把以书和文化为主体的空间设计好,是书店的唯一优势。通过设计,把书和文化空间营销好,并在这个空间内寻找可以与生活连接的点。我相信“书可以连接一切”,这种连接可以使书店产生收益。所有做书店的人都是有情怀的,但情怀要拿钱来养,所以书店必须要盈利。当然,如果纯粹把卖书当成事业,运营会越来越艰难。

书店要与读者相濡以沫——万邦书店创始人 魏红建

万邦书店被称为文化人的后院、读书人的书房,这是因为,自从它成立到现在,不仅卖书,更与读者“相濡以沫”。在起步阶段,万邦书店只是一家书店,在不断的创新和发展中,万邦书店逐渐走到了今天。早年间书店的座位区很小,后来被扩展成书吧区。当时并没有希望书吧区能盈利,只是将其作为书店服务的一部分。在与读者“相濡以沫”的过程中,万邦书店得到了更多人的认可。